复盘银行的区块链实践:从分布式账本,到产业数字化

复盘银行的区块链实践:从分布式账本,到产业数字化
13、29,描繪目前我國“區塊鏈+銀行”產業大致輪廓的兩個關鍵數字。微信截圖_20210204093945.png自2019年2月15日,《區塊鏈信息服務管理規定》正式實施,網信辦至今已發佈瞭四批次境內區塊鏈信息服務名稱及備案編號,金融是其中毫無疑問的主角,據鈦媒體不完全統計,與銀行直接關聯的,共涉及13傢商業銀行、29個備案信息。需要註意的是,根據以上的《管理規定》,備案僅是對主體區塊鏈信息服務相關情況的登記,不代表對其機構、產品和服務的認可。雖然隻是“登記”而非“認可”,但這四批次的備案信息,仍然是觀察我國目前產業區塊鏈發展狀況的最佳切口。尤其在區塊鏈與金融領域,備案項目是行業應用的集中展現。事實上,自區塊鏈誕生伊始,兩者的強關聯性一直受人關註——金融是一個典型的數據密集型行業,而區塊鏈技術正是需要建立在數據高度信息化的場景之中。對比之下,諸如房產、基建等行業,雖然同樣需要對多方交叉驗證,區塊鏈似乎能起到直接作用,但是行業數據化過低,導致區塊鏈技術力有不逮。而近年來,由於“數據”帶來的“強關聯性”得到瞭更深層次的黏合。2019年10月,中央定調,要“把區塊鏈作為核心技術自主創新的主要突破口”。僅僅半年後,中央首次將“數據”與土地、勞動力、資本、技術等傳統要素並列為要素之一,提出要加快培育數據要素市場。兩件事結合起來看,區塊鏈可能正是數據要素市場的技術基石——數據要素市場離不開“多方信任”,區塊鏈作為傳遞信任的機器,能夠為數據可信流通和安全使用提供全新的信任連接方式,滿足數字經濟各產業鏈條中都存在的跨機構身份認證和可信數據流通需求。這是區塊鏈的歷史性機遇,也是區塊鏈+金融的機遇所在。區塊鏈的銀行佈局:賬本是主角依照四批備案名錄,鈦媒體描繪出瞭一張銀行+區塊鏈的板塊地圖——13傢商業銀行、29個備案信息。a044ad345982b2b7f3e0b62da51835e877099b1d.png制圖:鈦媒體在整體的梳理過程中可以發現,所有涉及金融的備案項目中,基本涵蓋的是供應鏈金融、數字資產、ABS、支付、中小企業融資服務、金融監管、福費廷交易、跨境貿易、保險理賠、大宗商品交易服務、金融資產交易服務等場景。這些場景的統一特點是,參與主體多,交易鏈條長。對於銀行而言,區塊鏈需要扮演的主要隻是賬本的角色。當然,也有一些銀行展示出瞭更大的野心。典型者是微眾銀行牽頭打造的區塊鏈開源底層平臺——FISCO BCOS。微眾銀行區塊鏈首席架構師張開翔表示,其定位是“聯盟鏈基礎設施的建設者”,“不是提供商,是建設者,建設底層解決方案、基礎設施的,而且開源開放。”除微眾銀行之外,招行也已經開始類似的聯盟鏈實踐,已在股權激勵、傢族信托等場景落地應用。究竟什麼是聯盟鏈?又為什麼是聯盟鏈?打通信任之路眾所周知,公有鏈與聯盟鏈有著復雜的技術區別。公有鏈參與者匿名,數據公開;而聯盟鏈則對參與者有準入限制,數據需要根據特定場景進行訪問控制。這也導致瞭,相較於公鏈,聯盟鏈在合規、安全、穩定等方面有明顯優勢。此外,性能方面,基於聯盟鏈、技術研究和突破可以做到單鏈20000多TPS,而且保持秒級出塊,可以滿足絕大部分實體經濟海量場景要求。而在張開翔看來,聯盟鏈還追求“森林式共生”,這與以服務行業為主要商業模式的金融業本質是一致的。聯盟鏈技術並不是在“制造信任”,而是在傳導金融機構或者其他主體的本身已經具備的信任——通過區塊鏈技術讓這些信任的傳遞過程更可信、安全、高效和低成本。但聯盟鏈同樣蘊藏風險,由於參與主體多,交易鏈條長,缺乏統一標準,數據易形成“孤島”。招行相關負責人表示,當前區塊鏈應用難度最大的有兩件事,“不同單位之間很難相互協作,一個應用一條鏈容易形成信息的孤島。”打通孤島的一個嘗試是開源。區塊鏈天然決定瞭需要產業多方協作,而對於眾多合作方而言,如果區塊鏈平臺是一個黑盒子無疑會大大提高合作難度,解決問題的辦法是打開黑盒子,也就是開源。“區塊鏈既然用以傳遞信任,就需要從技術到運作模式再到商業模式,打造立體化的信任,細到一行代碼,一個算法,一份智能合約。”張開翔表示,如果代碼是個黑盒子,很難自證清白。因此,微眾銀行較早地對開源聯盟鏈進行瞭實際嘗試。自2017年牽頭開源FISCO BCOS以來,微眾銀行不斷夯實技術能力並全面開源,已建成覆蓋“底層→中間件→應用組件”的全方位開源技術版圖,並在此之上,融合隱私計算、人工智能、大數據、雲計算等多種前沿技術,打造“數據新基建”解決方案,釋放數據生產力,推動產業數字化轉型與發展。在具體的應用案例中,微眾銀行在2016年就聯合合作行推出金融機構間對賬平臺,落地國內首個在生產環境運行的銀行業聯盟鏈應用場景。具體的運作模式是,合作銀行不需要將所有信息寫入,隻需要將部分的信息寫入到相應的區塊鏈中,而微眾銀行則提供一個統一標準的操作視圖以及統一標準的對賬服務,還有一個標準化的交互接口。這樣一來,如果合作銀行需要瞭解信貸詳情或者資金的交易情況,或者對交易中的風險進行監控,隻需要通過這些標準化的數據就能夠迅速全面瞭解信息。“銀行傳統對賬是T+1 或 T+2 模式,即這一天產生的流水要在晚上批量處理,到瞭第二天或第三天才能完成對賬。”張開翔介紹,采用區塊鏈技術後,銀行間交易即實現瞭數據秒級同步,實現 T+0 準實時對賬,達到交易即對賬的效果。另一個維度上的打通則是跨鏈。“跨鏈”技術正是著力於打通鏈與鏈之間的壁壘,有業內人士打過一個比方——跨鏈技術是把聯盟鏈從分散單獨的孤島中拯救出來的“良藥”。張開翔詳細介紹瞭微眾銀行內部的“跨鏈”實踐。如果用傳統聯盟鏈的方式,接入每個合作夥伴肯定要單獨搭一條新鏈,如果每接入一傢都要搭一層鏈或者分配一組服務器、新節點成本會比較高,維護的步驟比較煩瑣。因此,微眾銀行內部提出瞭“群組Group”概念,“就像群聊一樣,把你的朋友拉入不同的群,群和群之間是互相隔離的。建群非常容易,機構之間可以構建靈活的合作關系,不同的合作關系之間信息是不互通的,一定程度上保持隔離和安全。”而跨鏈可以類比為將“有些群的聊天記錄轉發到另一個群”——抽象出鏈和鏈之間的交易接口、合約接口、用戶權限接口。基於共通的接口,設計跨鏈的原語,在此基礎上做不同鏈的插件,適配不同的鏈,搭建可插拔式的平臺,使得跨鏈就像“搭積木”一樣把鏈和鏈連接起來,形成鏈網。總而言之,在安全合規的前提下打通傳遞信任,是金融行業的區塊鏈從業者們的共同追求。產業數字化是未來方向2020年,中央定調“數據是生產要素”。 在這一思路之下,未來社會的服務、產品和資產等很可能以數字形式承載。在這個意義上,未來區塊鏈的應用將是泛行業的,價值互聯網有望和信息互聯網那樣廣泛流動。因此,很多人相信,區塊鏈是重構生產關系的技術。但這也僅僅是“有望”。在當下這一時點,受制於產業數字化不足,銀行區塊鏈究竟能應用到什麼場景、行業、領域,仍然需要不斷地摸索和嘗試。不少銀行的區塊鏈項目開始涉足那些似乎“並不那麼金融”的場景,開始向產業進發。2019年9月,微眾銀行基於區塊鏈技術,提出優化社會治理模式參考框架“善度”; 2020年6月,又與北京綠色交易所、北京綠普惠網絡科技有限公司發佈“善度”首個落地應用“綠色出行普惠平臺”;10月,“善度”公益場景應用“雲創區塊鏈公益平臺”由成都市政府牽頭落地,嘗試公益數據的可信流通與融合。區塊鏈技術還被應用於實現粵澳兩地健康碼跨境互認。2020年5月,澳門特區政府和廣東省啟動的粵澳健康碼跨境互認系統,基於FISCO BCOS研發,並采用微眾銀行區塊鏈開源的實體身份標識及可信數據交換解決方案WeIdentity,首次實現瞭粵澳防疫數據互信互認。這種由用戶自行驅動的數據提交和核驗機制,實現瞭數據要素在用戶知情、授權和主導下的跨地區流通。截至2020年底,基於FISCO BCOS研發的應用項目已達數百個,遍佈司法、金融、政務、版權、遊戲、供應鏈物流、農業等多個領域,其中超120個應用在生產環境中穩定運行。一傢銀行為何長期致力於從金融主業中破圈,或許可以從其副行長兼首席信息官馬智濤最近的一次公開發言中發現端倪。2020年10月,馬智濤表示,微眾銀行著力打造人工智能、區塊鏈、雲計算、大數據等為基礎的"數據新基建"以釋放數據生產力;12月,“數據新基建”白皮書正式發佈,全面闡釋瞭"數據新基建"的具體方案及應用案例。在馬智濤看來,釋放數據生產力的過程中有三個核心技術問題——安全存儲、可信傳輸和協同生產,由此帶來的問題是,數據要素的價值挖掘存在四大難題——產權可界定、價值可存儲、價值可評估、價值可流通。隻有解決這些問題,才能最大程度“釋放數據生產力”。而區塊鏈與人工智能、大數據、雲計算等正是突破以上問題的底層技術。在這一大背景之下,微眾銀行在區塊鏈領域的實踐,正是其"數據新基建"的具體實踐。比如,健康碼跨境互認系統瞄準的正是“可信傳輸”問題。總結以上的銀行業的區塊鏈嘗試,可以發現,區塊鏈給金融行業帶來的並不是產品層面的顛覆式突破,區塊鏈金融與產業區塊鏈的發展密切關聯,而後者則需要產業數字化層面的邁進。(本文首發鈦媒體APP,作者|蔡鵬程)